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探秘在排片逆境中暗升芳华的小情书细亚俊秀

发布时间:2020-10-18 15:26:42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毛成胜,优尼影视创始人、CEO,业内知名策划人、出品人、制片人,曾参与拍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时代》《老男孩纸猛龙过江》、《铁齿铜牙纪晓岚4》、《北平无战事》、《小情书》等影视剧。本次在他推出温暖治愈系青春片电影《小情书》时,接受了我的独家专访。

毛成胜说,“对于能够支持《小情书》的观众,或者觉得看过本片特别有感觉的,我是由衷地感谢。生产一部电影,需要很多团队的支持,也耗费了很多人的心血。我希望一个作品能够被更多人看见或认可,所有支持我们片子和项目的人,哪怕给我们提出批评建议的观众,我们也会接受,并不断努力去学习。”

谈到如今的青春片发展泛滥,毛成胜坦言,“从《致青春》到《匆匆那年》,曾出过很多优秀片子,让青春片一度变成卖座类型。但这几年,市场过热、过度透支后,青春片成为烂片的代名词,大家一味追捧大卡司,反而忽视了对生活的感悟。我们这部戏相对真实,有每个人自己的影子,不追求虚幻唯美画面,所以更接地气。在中国影视是高速发展的时代,还是需要一些有诚意,有质感的内容。包括这次《摔跤吧!爸爸》,能有那么好的口碑,能卖那么好,也是这个缘故。”

《小情书》为何都选新人主演?

毛成胜首先透露自己公司命名为“优尼”有两层意思:第一是“有你”的谐音,影像是大众的艺术,大众艺术绝非曲高和寡,有你的思想汇集大众的智慧,才能成就精彩内容。第二层意思是优于过去的你,优于同行的你,不断进取,做时代的同行者。

电影是造梦的艺术,但凡是影视圈的人,都有电影梦,自己也不能免俗。早前,他参加过《致青春》的策划工作,他担任过《小时代1、2》的行政监制,《老男孩之猛龙过江》总制片人之一,在实践中逐渐开启了电影之门。

“电影相对电视剧而言,是市场化程度更高的产品,也更为刺激”,所以在毛成胜创建优尼影视文化传媒公司以后,最初做的仅是引进片,而首次独立出品的电影就是《小情书》。公司以电视剧投资制作为起点、逐步跨入引进电影,待时机成熟,才独立运作了首部国产电影《小情书》。

当乔梁导演把小说《情书》推荐给毛成胜时候,毛成胜也觉得挺有感觉,但顾虑到这些年青春片被透支得太厉害,就没有很快做决定。毛成胜说,“我以前也拍过青春片,但如果要做,这次就必须突破创新,这部小说的故事跟以前不太一样,故事能够真正深入人心,加上身为电影学院教授的乔梁导演,反复跟我阐述他想怎么做,终于在2016年春天达成了共识。”

据毛成胜透露,“包括我们之前合作过的大牌演员,有档期和方方面面的受制。现在明星片酬上涨,大牌明星成为了稀缺资源。因为架不住影视行业的蓬勃发展,稀缺资源导致代价不菲,但有些人借着虚名,非要上亿片酬就名不副实。”

《小情书》选用合适的新人演员

“作为制片人,电影肯定要兼顾商业性和艺术性的。在演员选择上,《小情书》坚持了合适的就是最好的原则。如果不用大卡司,在商业上怎么办?没大卡司的内容就不能看吗?”这是毛成胜也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其实《小情书》最先也讨论过用大牌演员,但最终还是选用合适的新人演员。毛成胜说,“最好的理念,也是合适的判断。朱颜曼滋、赵顺然、郑天昊、姜瑞佳对于辗转三地拍摄,从不会耍大牌。反过来如果是一个超级明星,不仅难以想象,根本不可能这么做。我们希望给更多务实的真诚的年轻演员,给更多有演技的新人机会。中国影视行业,也需要有真诚创作态度的年轻人。”

其实拍电车特别不容易

剧组曾在零下三十度拍摄

为了写实逼真,影片其实分为三期拍摄,第一期是在四月底堪景时拍了一些空镜,第二期是夏天部分,拍了10几天,第三期是等待冬天大雪。影像风格偏日系,全程在长春取景,毛成胜解释说,“长春曾是日伪满洲国所在地,留的日本遗迹比较多。就如你看到片中的木头轨道电车,只有长春跟上海才有。其实拍电车特别不容易,只有一个单轨,一镜过去以后,如果没拍完,等它绕一圈回来,就是一个小时,所以我们克服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

最冷的时候都是零下二三十度,尤其冰天雪地脱衣服那场戏,当时零下27度,赵健雷拍的时候,都快休克了。或许是十多秒的时间,实际上是拍了三条过的。为了片子篇幅,还牺牲了一些大场面,其实拍摄素材还有很多。毛成胜还说,“第一版初剪是150分钟,后来剪到120分钟,为了过审和发行方面考虑,总体片长最终限定在97分钟。”

释凡:能透露一下新人演员是如何挑选的吗?

毛成胜:我对乔导比较信任,尊重专业,并没过多干预和介入,他相当是小半个海选,没有内定也没有所谓潜规则。他把一落一落资料放在那里,我跟他说艺术创作归导演,你觉得她是谁就是谁。

但这些孩子你也看到了,不是校服一穿,就不像学生。虽然都是新人,不能达到超级赞那种,但毕竟都在成长。赵顺然虽然年纪比较小一点,音乐选秀出来的,其实我们选他是相当不易。朱颜曼滋是中戏的表演系第一名毕业的,不仅形象漂亮,表演专业的功底也扎实。

包括配角都一点没忽视,杨青、 高子沣、任帅都是熟脸。他们演戏也不少年了,我们怕年轻人驾驭不住,特意搭建一些老戏骨。最终校园里面特别是陆老师和乔广厚都演得很出彩。其它的同学活泼八卦的也好,动静自如的也好,都活灵活现的再现校园青春。

释凡:如何看男女主角被赞美为“滋然CP”,很多粉丝希望他们在一起?

毛成胜:他们是第一次大银幕当男女主角,他们现在还在青岛拍腾讯出品的超级网剧《橘生淮南·暗恋》,这个是一个大IP。我们知道这个戏以后,朱颜曼滋和赵顺然组成“滋然CP”。粉丝大家呼吁他们在一起,也是观众对有一些了解剧情的美好夙愿。片中不懂爱时候,可能一定考上大学。当比翼双飞的时候,突然发现女主角跟他说我原来没那么喜欢你,都是错落的戏。

何洁演唱《小情书》

中孝介现场写“小情书”

释凡:能谈谈为何选中孝介、何洁来演唱主题曲?

毛成胜:音乐是电影不可少组成部分,好的音乐对电影品质的提升显而易见的。在中间有一段歌曲是中孝介唱的,分为中文、日文两个版本演绎,最终必须是中文版本,所以很难为他。他是日本岛歌王子,以前唱过《海角七号》和《色·戒》的日本推广曲,还有很多中国著名歌曲,都是改编他的原音。

为了中孝介能演唱《长信》,我亲自去日本找的他,中间汪苏泷唱的《青春白皮书》在5月4日上线,这个高居各大音乐榜首。何洁老师这边差不多是今年三月份找到的,那时已经拍完了。你也知道找这些歌手,他们都有接项目的团队。何洁老师沉寂过一段时间后,再跟影视合作,也是很谨慎。第一次请他们经纪团队全部看完片,他们觉得有感觉才做。如果你是很烂的片子,给再多的钱也不做。包括中孝介是日本索尼音乐旗下的歌手,索尼音乐作为全球三大音乐公司,近乎苛刻,加上日本人本身严谨。我那时候没有样片,就带了剧本图片跟他们反复沟通了一个多星期。讲故事是什么样的,他们都是定制作词、作曲。

深度解读《小情书》内中奥秘

毛成胜对于自己担任出品人+总制片人的《小情书》,有一种独特感情,“直言不讳地讲,我一开始对《小情书》没报太大期望,所以我第一次去机房看的时候,特别忐忑,害怕乔导给我搞一个特别高深艺术范儿的电影,那样就完了。虽然我自己观片量也不少,但现在看片已经20多次了,有些环节也会瞧得泪流满面。比如送老乔走的时候,跪在地下求的时候,很辛酸!”

释凡:许多观众都说《小情书》很浪漫很纯真?

毛成胜:我不知道“浪漫”是怎么界定的,“纯真”我可以自信地说是这样,我打了一个无添加青春。昨天,我面对上千人讲“我们是无添加的青春”。你也可以看到这里男女主角连牵手都没有,更别说亲吻、滚床单了,还有什么堕胎、流产、车祸。以前青春片常用套路我们都没有,正是这样才能让大家觉得贴近现实。

我们有一句口号“莫名我就喜欢你”,就是人之初的懵懂。没有任何杂念,就如同你字写的漂亮、蓝球打得好,之后就有好家境什么的,我们试图捕捉了“人之初”爱恋的初心。若干年以后,你可能就再也找不到那种状态了。

释凡:女主角口中“又懦弱又虚伪”是否是他们分手的理由?

毛成胜:那只是一句台词,客观讲名字叫《小情书》,其实是讲一个男孩的成长史。调皮捣蛋的孩子为了圆谎,找了一个姑娘帮忙,其实对方是暗暗地喜欢他。他开始不觉得,慢慢有了错位,他觉得这个女生有点好看,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喜欢呢?男孩子本身成熟比较晚,那女孩说想跟你做一桌,等于变向表白去亲近他。他就说要跟老师说,或怎么怎么样,就慢慢把心思放在那女孩身上,对方则把心思放在跟父母赌气,考一个好学校,还有一个错位的东西上,导致双方没有了缘分。

释凡:《小情书》中涉及高考和早恋,能否谈谈怎么想的?

毛成胜:高考是70年年代恢复的,这是一个选拔制度,就跟现在我们房价,还是教育制度,都不能去批判它,这是一个存在的现象。而我们刚好青春荷尔蒙压制不住时,不是父母和老师劝你不要早恋,你就能压制得住的。

这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就有小的冲突,就像男女二号说的“他考清华,我考北大,我们谈恋爱也方便”。看起来是调侃,其实你觉得有些少年轻狂、实际上,他们觉得处理好,也能促进学习。而男女主角以懵懂情感为依托,来彼此深发。高考是我们中国一个大命题,小的是人生的改变的试卷,大的是全社会。你看父母多紧张,老师怎么动员?查分那段为何我看得泪流满面,自己也有过那时代,等自己长大成人以后,天下父母心时候,感受到一代一代地传承。

同中外大片题材有差异化

释凡:《小情书》为何跟《异星觉醒》《抢红》同日热映?

毛成胜:我觉得遇见这些片子很正常,现在没有哪个档期就一个两个片子上的。现在平均每天都有一个片上映,一个星期有五六部,在档期选择上是比较拥挤的。跟同档期的《异星觉醒》类型上是有差异化的,我们是青春片,他们是科幻惊悚,《抢红》是动作片,所以我觉得519上映,520表白日选看《小情书》是最佳选择。

释凡:《小情书》有何市场预期?

毛成胜:受制于卡位的影响,我不期望什么多高票房,但大家付出那么多心血,不希望被淹没了,我们目前已经走过相当于五个城市。从北京出发,明天又得出去杭州,接受将近五千个学生的检验。我们现场笑声不低于五六十次,我有时就去问你们笑什么?他们觉得多逗啊,包括老师八卦什么的,就所谓正青春。昨天我们在首都师范大学来做点映,交流了一个多小时,他们都不是学这个,却都很好奇。

我还请70后、80后、90后,甚至60后都看过片。虽然不同年代的观众,喜好不一样,传情表达方式不一样,但大家似乎都有一个可恶的老师和同学。对于这种同学的质疑,包括师生情、父母情,都很有共鸣。我们身为出品方、制片方,想做一部稍微有质感、有意义的电影。虽然这不是工业化视效的大片,但你连生活都刻画不出来,它也不会有强情节,所以我们还是花了很多功夫。

要做真诚的电影人

制片人毛成胜

谈到未来的影视剧计划,毛成胜透露自己以后做一两部电视剧,电影还在继续找好的项目,“我们相对稳健一点,电影市场毕竟懂行的都知道是十做九亏。我们先生存后发展,不以数量为衡量标准。我们希望做真诚的产品和作品,我们也会花很多时间,无论从制作、创作、牌面都会仔细来衡量,做真诚的电影人。”

毛成胜觉得各种题材都愿意尝试,没有什么特别专注,比较爱吃杂食。各种导演和各种类型片都不能锁死,但毛总认为做片子首先自己有感觉,并且能驾驭好这个东西,不去胡编乱造,这是基本的底线。

释凡:如何看现在影视公司都在热炒“超级IP”?

毛成胜:我可能觉得这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前两年IP炒得太火了。我本人来讲,没没那么盲目迷信。我看大家和朋友都在炒,我是反而找另外的方向,我觉得博得观众需求比较重要一些。就像讨一个姑娘欢心,去懂观众,然后找到一个需求点。IP这个东西是规避风险的,无论小说或者是营销借势,都有好处。但是忽略故事本身的话,我觉得说不过去。

释凡:著名出品人方励老师说现在电影过亿要花一千万营销费,过三五亿要花三五千万营销费,您赞同吗?

毛成胜:方励老师说的是内容重要的年代,好酒也怕巷子深。确实需要急功心思去做营销,但我觉得好的产品做好的营销,才能有好的收成吧。我对方励老师说的配比基本同意,但也不是绝对。有些东西靠好的口碑,也是能对产品产生辨识度。如果一个电影是“裸发”、“裸宣”,那基本是会被淹没的。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各条战线,这的确很烧钱。

释凡:如何看买票房、买收视率的现象?

毛成胜:买票房、买收视来讲,如果按哲学思想,那是“存在就是合理的”。但我们这个行业有很多畸形的地方,所以电视剧跟收视率挂钩,所以电视台以这个来考核指标时,片商为了回收,就去想一些办法。至于买票房,电影市场很多人都清楚根本没法控制。因为观众是用脚来投票的,这跟许多公司对赌,或者股价来帮顶,必然用杠杆来拉动,这肯定是不正常的现象,但发展过程中没有完善的时候。

释凡:对新进入电影圈的人有何忠告?

毛成胜:我觉得中国电影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产能过剩,面对高风险的时代,要务实一点,然后不断去探索和实践。包括市场环境,谁都不知道下一个王者在哪里,这是我想对新电影人说的话。

雾天公路行车安全诱导装置

山东悬臂起重机

零食货源

自助鲜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