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给我洗洗头发吧-(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0:17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王翔是一所大学大三即将毕业的学生,快要毕业了。跟同学商量以后,想要在毕业之前一起去学校后山上,爬爬山,探探险。约定一个日子,王翔准备好出游物品,跟几个同学出发去后山。

后山远看树木并不高,也不是很茂密,甚至还能看到树木底下的草丛。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挑战性,王翔跟几个同学也很有激情,他们拿着在路边捡到的棍子,一边打着小路旁边的草丛,一边沿着小路向山的背面走去。

已经是太阳当空,王翔他们想找个空地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又走了几分钟他们刚好看到一个还比较空旷,略显倾斜呈椭圆形的草地,草地上微微凸起几块草坪,就仿佛一个个小型座椅。

他们看到这么天然的休息地,急速走过去,放下背包,一屁股坐在草堆上。一点也不想动弹。从早上到现在,好几个小时,也没好好休息几次。他们这次探险的目的地在后山的那个最高的山头上,现在已经走了一半多了。要想在天黑之前返回学校,那么休息这次以后,他们就需要一口气登上那个山顶,然后返回学校,这样时间才来得及。

补充体力过后,他们收拾一下衣物以及背包里的东西,背起背包重新出发,一行人陆续走上小路,人离开了,也就进食过后的垃圾能表示,这里曾经有人来过,各种颜色的包装物品,也凸显出这块空地的一丝人气。

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们登上了那座他们预定好的目标,拍照留念以后,几人就收拾东西返回学校,上山较难下山易,几人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就来过到他们正午休息的地方,树林里能看到一点点山下的光线,几人在太阳落下的时候已经拿出灯筒,灯光划过草地,王翔好像看到一个人影对他咧嘴一笑,王翔再次照过去的时候,又是什么都没有。王翔以为是天黑了,可能是树叶晃动的结果。也没跟同学说,就吆喝几人,快点下山。

“喝喝”王翔越走越感到耳边有一股老人的声音在荡漾,王翔吓坏了,回头看过几次,灯光在他手上也变得凌乱。他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也无法确定是不是同学的恶作剧,只能一个劲的向前走,一直走,一直走,王翔感觉自己有点恍惚了,好像同学在背后叫他,又有人在他背后"喝喝"的笑。

“扑通"王翔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而耳边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再次看到光线,王翔已经是在医院,惨白的颜色映入眼眶,王翔的皮肤也显得白了一些。王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下去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

王翔按动电铃,叫来护士,通知几个同学到来。王翔已经昏迷两天两夜了,是在半夜送来医院。

同学来了,告诉王翔,原来当他们回来的时候,路过那个草地的时候,王翔突然倒下,眼睛紧闭嘴里喊着,大爷我错了,大爷我不该坐你坟头,大爷我不该对你做不敬的事。然后赶快下山把王翔送到医院,医生检查过后,也是说王翔是紧张过度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

同学说完就离去了,嘱咐王翔好好休息,同学出门,王翔闭上双眼,脑海里回忆起在那个草地的事情,他们坐在那几个草堆上,休整完毕,离开的时候,王翔憋着难受,就对着其中一个土堆尿了一泡。而再次经过那片草地的时候,王翔就多次听见”喝喝“的声音,也仿佛看到一个老人对他咧着嘴。对他说,让王翔给你洗头发,好好的洗一下,给他洗干净。王翔因为紧张只是听进,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风吹过窗帘,今晚还有月光,月光映照在房间白色墙面,白色床单,白色床柜上,屋外的树影随着风摇摆,就好像一个人在对着谁打招呼一样。昏迷许久的王翔却是睡不着,他不知道怎么办,这个时候风呼呼的声音,就如同催命一样。王翔想逃离这个房间,他不知道那个老人到底是人还是鬼,他不知道那个老人是不是还在盯着他,紧张得很久,这个时候王翔有点尿急,他打开灯屋子一下子亮了起来,王翔的心里稍稍有点平稳下来。王翔按动电铃,招呼护士扶他上卫生间,护士来扶住他,走进了厕所。王翔让护士站在厕所外面,独自走进厕所隔间,尿完然后招呼护士扶他出去。

”噗“灯熄了,护士还没进来,王翔喊了一声,慢慢有个白色衣服的人走了进来,抓住王翔的手,扶住他,往厕所外走去,走了一会儿,王翔感觉有点不对劲,扶住他的手有点硬,特别有力,还有点凉。王翔想转头看看,可是就是没有勇气没有力气去做,只能跟着白衣服的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好像这过道没有尽头一样,突然白衣人停住脚步,王翔也不得不停下脚步,白衣人拉着王翔进了一个门框,王翔只来得及看一眼,门框上开水房几个字,就进到里面。

白衣人跟王翔进入开水房里面,门突然”哐当“一声关上,门框上的灰尘散落而下,如同烟雾一般缥缈。

关上门的开水房,只有面对门的那堵墙有一扇窗户,月光照射下来,映在白衣人脸上,沟壑的皱纹,略显黑的皮肤,无神的眼睛跟白色的衣服透露出诡异。白衣人拉住王翔来到水龙头旁边,一阵声音传来,给我洗头发,给我洗头发,你撒尿到我头上了,要给我洗头发。王翔快要崩溃,想逃,逃不了,想喊,喊不出来。白衣人拉着他的手一点一点的往上往上,快要触碰白衣人的头发的时候,王翔挣脱掉白衣人的手,向门跑去,却怎么也开不了门。背靠着门,王翔看着白衣人一点点的接近,那呆滞的脸一点点的靠近,王翔昏厥过去。

。。。。。。

次日,医院清洁工在开水房发现王翔尸体,身体靠在门上,面孔惊骇,已经僵硬,像是活活被吓死。

墓园,一个角落,一位黑衣老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向墓地走去。如果王翔还在就会发现这老人就是他在后山草地,在医院里看到的老人,只是这三个场景,老人穿的衣物都是不一样。两人停住,在一块墓碑前停住,看相片,是王翔。“爷爷,如果他当时听我的话,没有去,他还会死吗?”女孩开口,老人看了一眼坟墓,调整一下轮椅方向,推着轮椅向墓园外走去。

“也许不会,不过年轻人犯了错,就应该接受惩罚,只是可能他太弱了,经受不住惩罚吧”

阳光切入树林,留下斑驳树影,两人身影渐渐被树木遮盖。

---- 作者寄语:第三篇,多留言给意见哈

针灸疗法培训柳州热门截根疗法培训哪里有

黄江钢管废品回收

鼻炎贴鼻炎贴儿童鼻贴贴牌

济南垃圾场PE打孔管厂家定制

盐城市东风12吨雾炮洒水车价格行情

徐工后八轮14吨随车吊底盘云南随车吊厂家

沈阳丙级钢质防火门点击了解更多优惠

混凝土润泵剂泵管润管剂多少钱

高精度钢筋折弯弯箍机数控弯箍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