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黄伟欧元区应勇敢放弃希腊断臂求生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3:14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黄伟:欧元区应勇敢放弃希腊断臂求生

最近欧美市场上最热的词当属“Grexit”——“希腊”和“退出”这两个单词的组合。23日,希腊退出的风险再次重创全球市场,欧美股市普遍下挫,油价金价双双下跌,欧元汇率再创近两年来新低,其中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跌破“8”整数位,进入7时代。  市场恐慌是对在北京时间24日清晨结束的欧盟非正式峰会投下的不信任票。这已是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举行的第18次峰会,但峰会无果而终,没有达成任何足以扭转市场信心的成果。而就在峰会召开之际,有关欧盟国家已开始准备希腊退出应急预案的消息不胫而走。  相比希腊的“薄情寡义”,西方大国倒是显得“情深义重”。此前西方大国主导的八国集团峰会发表声明,一致认为希腊应该继续留在欧元区并遵守承诺符合八国利益。看来,西方大国仍然企图既维护欧元又拯救希腊。而在笔者看来,欧元区应顺水推舟勇敢放弃希腊,完成这件两年半以前就应该做的事情,唯有如此方能忍一时之痛为欧元区赢得一线生机,否则一个弹丸希腊将拖垮整座欧元大厦。  为什么希腊问题会拖到现在?归根结底是欧元区两大政治支柱——德国和法国维持欧洲统一理想的政治需要,压倒了早该尽快剥离不良资产的经济理性。  为什么欧洲统一理想有如此之大的魔力?二战以后,欧洲国家认识到和平的宝贵。美苏两极格局的确立,使统治世界数百年的欧洲国家意识到单个国家的渺小。当惯了主角的欧洲国家自然不甘心成为两极夹缝之中任人摆布的玩偶,他们想联合起来,用更强大的身躯把两极之间的夹缝撑开,以夺得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在众多欧洲国家中,法国和德国这一对百年夙敌,能成为推动联合的“积极分子”,这一方面是因为两国渴望休养生息;更为重要的另一方面是,他们都知道,在由美国主导的西方阵营中,他们不是居于核心地位的盎格鲁-撒克逊联盟的嫡系。因此,再大的差异也挡不住两国寻求联合,而且他们还必须争取尽可能多的欧洲国家加入进来。  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盛极而衰,而中国却“超英赶美”,俄罗斯也强势复兴,巴西、印度则奋起直追,世界多极化趋势日益明显。而此时已经历尽艰辛建立起 “欧元大厦”的德、法两国,却因经济增长乏力,在国际竞争中不断被后来者赶超。在此情形下,德国和法国唯有不断推动欧盟和欧元区扩大,引进新生力量,以数量弥补质量之不足,唯有如此才可能成为世界格局中有足够影响力的一极。因此,就有了欧盟不顾俄罗斯感受大跃进式地疯狂东扩。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在2004年11月15日,希腊经济和财政部长亲口承认希腊在申请加入欧元区过程中弄虚作假,欧盟也“宽宏大度”地表示希腊不存在被驱逐出欧元区的危险,从而留下了致命的祸根。  当经济理性被争当 “武林盟主”的政治欲望压倒之时,灾难的到来就已为时不远。2009年12月,一颗早已埋好的毒疮终于发展到不可抑制地溃烂,欧债危机在它注定要爆发的地点——希腊精确地爆发了。当时,倘若德国和法国果断放弃希腊,短时间阵痛后,欧元区将可以集中力量帮助西班牙、意大利这些真正大到难以割舍的问题经济体。  许多人害怕希腊退出欧元区会给欧元区带来灭顶之灾,也会严重冲击世界经济。诚然,就像任何大利空一样,希腊退出和债务违约肯定会对世界经济造成不小的震荡,据说有上万亿欧元的损失。但是,这与继续拖下去,等到欧元区整体崩溃所导致的世界经济大灾难,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早在两年半以前,希腊退不得的舆论就铺天盖地,正是这种舆论压力让原本以政治动机为本的德国和法国,半推半就地硬着头皮救助希腊,企图以拖待变。然而结果如何呢?在付出两轮救助计划共计约合3176亿美元的巨大代价之后,希腊问题反倒从一颗毒疮发展成一块恶性肿瘤,无底洞般的巨额援助拖累欧元区其他国家财政经济持续恶化。如果说两年半以前放弃希腊,如同剜掉一颗毒疮,现在就像要切除恶性肿瘤所在的一条手臂,这都是拖出来的恶果。但若是现在不勇敢断臂求生,不久的将来必然导致整个欧元机体的死亡。  当下有一道世界性的选择题,要么现在就勇敢承受相对较小痛苦尽快解决希腊问题,要么将来被迫承受欧元整体崩溃,孰轻孰重请所有地球人仔细掂量。至于希腊的命运,既然希腊人不愿忍受财政紧缩的痛苦,那么就应该由他们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只能祝他们好运。如果市场经济几乎一统天下的世界,不能让失败的经济主体自己承担经济责任,总是让健康经济体不断补贴经营不善的严重亏损经济体,导致同陷泥潭不能自拔,那么还不如说这是一口注定走向共同贫穷的计划经济大锅饭。计划经济大锅饭在一国之内行不通,难道在国际社会中就能够行得通吗?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