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券商研究所所长流动性陡增之谜0

发布时间:2021-10-21 17:32:32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券商研究所所长流动性陡增之谜

券商研究所所长流动性陡增之谜 更新时间:2010-3-22 0:15:16   由于没有公告披露,券商研究所所长的“流动性”并不为大多数人所了解,但其实和基金经理一样,其变化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近日,《投资者报》记者获悉,宏源证券研究所所长程文卫将跳槽至渤海证券当所长,西南证券研究所所长董晨将填补其所空职位。无独有偶,东北证券、齐鲁证券、兴业证券研究所所长不久前也都发生变动。

没有排名压力,没有基民的舆论压力,没有媒体的关注压力,为何券商研究所所长也和基金经理一样频繁变动?

由于行业竞争激烈,券商间展开人才争夺战。考核所长的硬指标之一正是基金分仓收入。

跳槽:流动性频繁

渤海证券因正所长借调至天津市政府,一直由副所长主持工作,此次终于从宏源证券聘来一把手。“刚过来,先了解了解情况。”程文卫对《投资者报》记者解释说,因目前正在走程序,处于类似基金经理变动的“静默期”,不方便多说话。

对于董晨的跳槽,一西南证券内部人士则评价为“寻求更好的发展”。

东北证券研究所所长袁绪亚也在不久前离职,目前该所长一职仍虚位以待。记者了解到,袁此次将任湘财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工作仍然是管理和研究,变动不大。袁亦对记者表示离职前已和东北证券承诺不能多言。

另一起人事变动,是国金证券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国金证券研究所执行总经理龚云华,其跳槽任齐鲁证券研究所所长。

此外,正处于上市准备期的兴业证券,也迎来新的研究所所长严科艺。严自称不善与媒体打交道,而公开资料也无法找到其背景资料,不知其是空降还是内部提拔。

已经上市的华泰联合证券也有了新的研究所所长强莹。

公开资料显示强莹在华泰和联合证券合并之前,曾担任过一段时期华泰证券研究所的所长;而原联合证券研究所所长吴寿康则因被举报违规代客理财在去年黯然离职。

还有其他一些券商研究所所长更换的信息在坊间流传,但并未得到证实。有研究员甚至告诉记者,自己所处研究所,所长几乎是一年一换。

分仓:考核硬指标

“研究所所长不好做,有挑战。”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如是说。

2008年李从东莞证券研究室主任的职位上跳槽至英大证券任研究所所长。

跳槽是否是为高薪?从2008年至今李都没有给过正面回答。对于“挑战”的具体表现,他简单归纳为:“做了所长,要考虑团队发展。”

券商研究所所长的压力主要来自何方?记者采访的几位在任的研究所所长都三缄其口,而某大型券商的前任所长则道出其中些许秘密。

“对于大型券商来说,考核标准越来越依据外部评价,而非内部评价,因现在证券公司研究部门基本都要为机构客户服务,也就是为经纪业务中的高端客户服务,所以评判标准主要靠服务的研究机构为之打分。”

“为基金服务,争取分仓收入,配合相关部门,更好地为公司大客户提供深度服务。”一中型券商的内部人士也是这样解释研究所所长的考核标准。

据悉,由于各家券商目前对基金分仓的佣金率都稳定在万分之八左右的水平,而券商营业部大幅增加使“散户”的佣金率竞争越来越激烈,所以基金分仓在经纪业务中地位日趋重要,券商的各个层面都在加强面向机构的经纪业务。

从近几年基金分仓金额可以看出,几家券商巨头——国泰君安、中金公司、中信证券、申银万国等都是轮流拔头筹,相较中小券商,这些大券商研究所所长任期则相对稳定,如海通证券研究所所长汪异明,中信证券研究所所长徐刚等在任时间都比较长。

这是一个正循环过程——大券商强大的研究力量支持了其能从基金中分得稳定的佣金收入,从而稳定人员流动,而一些研究力量不如大型券商的中小型券商则只能在代销基金渠道上下足功夫,以便分一杯羹。

“大券商的业务比较稳定,需要研究部门的支持,而小券商业务波动比较大,稳定性差,很难想象小券商能养很多研究人员。”一位券商所长称,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中小型券商研究所长不如大型券商稳定。

据悉,虽然根据券商自身业务定位的不同,对研究所所长的考核标准也存在差异,但争取基金分仓则越来越成为考核的一项硬指标。

挖人:行业竞争激烈

在众多所长变动中,龚云华是典型的被齐鲁证券“挖走”的例子。

龚在2007年、2009年两度获得某杂志“最佳分析师”煤炭开采行业第一名,2008年获得该项第二名。同样跳槽到齐鲁证券的还有国金证券钢铁行业首席分析师周涛,2008年和2009年连续排上某杂志“最佳分析师”钢铁行业第一名。

2008年,完成三次增资扩股后,齐鲁证券的注册资本金增至52.12亿元,跃居国内券商前列。做大、做强、上市的三部曲成为齐鲁证券的目标,从增局布点营业部开始,齐鲁证券开始了一系列扩张步伐,强化研究部门力量就在其列。坊间有传闻称龚此次来齐鲁做所长,薪酬能达到每日1万元。

面对人才流失,国金证券研究所所长纪路不愿多谈。而国金证券内部人士则表示,“其实券商行业流动性很大,此次媒体对龚云华关注比较多,恐怕是因其在行业内影响比较大。”同时他也透露此番齐鲁证券挖走的只有2-3人,并非传言中的10多人团队。

另有业内人士透露,券商研究所所长一职只是属于券商中层,其变动和高层的变动也息息相关,如果分管研究所的副总裁级别的高层变动,也会带来所长的相应变动。

“挖人、抢人是常态。这个行业比较透明,机会多,快速发展期有需求、有职位。”一位业内人士对整个券商行业的流动频繁给出这样的解释。

“以前券商的研究部门可以称为综合办公室或者秘书办,任务是为证监会各个部门来写课题,为公司发展战略提供素材。”另一位券商所长回忆称,2000年开始,券商才开始转型为基金服务。

当“研究出价值”成为主流共识后,券商分析师的身价也水涨船高,而彼时券商分析师的跳槽方向是基金公司和合资券商,据悉,当年转投后身价能陡增3-5倍。

人才流失也逼迫券商开始自身改革。中金、申银万国、国泰君安、海通、中信证券等都是最早对研究力量重金投入的券商,此后券商之间的人才争夺战拉开序幕。

有一位券商所长还记得,中信上市后不久,开出的优越条件吸引了一批重量级研究员,包括他自己的团队成员。与此同时,一些有资本支持的券商新贵也加入其中,2006年刚成立的安信证券就在2007年将当时光大证券的宏观分析师高善文挖走。此次齐鲁证券的扩张亦搅起券商之间的人才争夺战,行业内竞争激烈可见一斑。

腾讯网游加速器助力畅玩

蓝鲸加速器

登陆游戏必备UU加速器